少酱的AWM

all潇倾向 注意避雷 / ak也是我 嘻嘻

【士潇】斯德哥尔摩情人 01

*监禁play

*主角黑化崩坏


*食用说明:

    设定歪哥未婚,有个前女朋友,且这位前女友不是我们所知道的歪嫂(贾燕),帮主单身设定。

    这两天各个tag下都很惨淡,只好自割大腿肉啦...


*注意避雷



01


    韩潇也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喝了多少酒,但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碰那玩意儿了。

    ——假酒害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天喝得完全断片,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境地。

    他在这间小套间里已经呆了两天了,没有手机,没有电脑,甚至连网线接口都没有,完全与世隔绝,又被限制了人身自由。

    即使再迟钝的人也该意识到,他被囚禁了,况且他完全不属于迟钝的范畴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灯,唯一的光源是窗帘那头勉强透过来一点点日光。昏暗的光线让他暂时失去了辨别色彩的能力,世界看起来就像是黑白的,但是他并不想把窗帘拉开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没把窗帘拉开看过。

    窗外是整整齐齐的一片小别墅群,稍远一些的地方是一团绿色,顺着山势绵延而上。

    韩潇望着这排建筑风格极其统一的白色别墅,静静地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记得某一次他们一大伙人南下泡温泉的时候,有个人指着酒店的独栋小别墅跟他炫耀过,他说,我前阵子看上套房,在市郊半山别墅区,准备交房了,巨他妈豪华,跟咱们现在住这套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韩潇把落地窗帘重新拉好,打算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逃得过一时,逃不过一世的。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顾虑太多,太容易逃避了,不声不响地搬去上海也是,前天晚上对着戴士也是。

    他抱着手臂窝在床头,可能是前天晚上聚餐唱K时候酒喝得实在太多了,脑袋至今还在隐隐作痛。在完全断片之前他只记得一件事,就是他拒绝了戴士。

    说到底他也是因为这事儿才喝这么多酒的。


    他以为cp这种事就是极个别的几个女性水友凑在一起瞎起哄,毕竟现实世界对同性恋的宽容度也就比冰点稍高那么一点,且他们这种做直播靠人气吃饭的,要是被爆出是同性恋,那对事业可能是个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个人也就罢了,戴士这种动辄好几十万观众的大主播,跟他这种总共就十来万粉的小主播可不一样,万不能受牵连。

    他也以为戴士是知道其中的利害的,这阵子两人双排次数断崖式下跌,他以为是戴士刻意而为之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戴士是当真了。

    所以那天晚上在KTV的角落,当戴士揪着他的衣角,认认真真,字字一顿地跟他说,“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”的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逃。

    然后他发现戴士死死地拽着他的T恤,完全没有要撒手的意思。他有点慌,但还要故作镇定,语气嘻嘻哈哈的听着有些不自然,“歪哥?你喝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喝多,就喝了一杯,我酒量你还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没喝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戴士又原封不动地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韩潇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是在抖,“你可他妈别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逗你。”戴士目光灼灼,快把韩潇瞪穿了。

    韩潇张了张嘴,脑子里乱的很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,“什么在一起啊,那嫂子呢?”

    戴士回答得很坚定,让韩潇怀疑他有没有经过思考,他目光灼灼,“我可以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别扯淡。”韩潇觉得自己手都在抖,昏暗的包厢里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异样,韩潇借着显示屏忽明忽暗的光仔细看戴士的表情,“你对得起嫂子吗?在一起多少年了?说分手就分手……况且我又不是基佬。”

    尽管KTV的光线昏暗,他也还是明显看到戴士眼里的光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歪哥,”韩潇叹了口气,说,“我要真是个基佬,你在我男性友人里也未必就是特别的那一个呀......你看囚徒,我要是基佬我肯定爱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喜欢我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韩潇忽然觉得自己真怂,怂到连“‘喜欢’是恋爱的喜欢,而不是友情的‘喜欢’,我们能做朋友”的这种基础逻辑都没敢多解释。

    戴士慢慢松开了他的衣角,一向波澜不惊的胖脸上这一次写满了失落。

    韩潇不忍心再去看他。

    其实从他说完这句话开始,他就开始想象,如果他真的答应了戴士,会是怎样一个场面。

    然后他听见戴士说,“我就是想试试什么你什么反应,跟你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?”韩潇笑了,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机,“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心照不宣地住了口。

    唱歌的几位也在兴头上,又加了四五打啤酒,韩潇干脆拖了其中一筐到身边,拿了个大号啤酒杯,一个人闷声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灌。戴士在一边冷眼看着,红色和蓝色的光斑偶尔照射在韩潇的身上和杯子里,晃得戴士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韩潇也记不起自己喝了多少,他喝到渐渐发觉眼前的世界开始音画分离,屏幕前群魔乱舞的人一个个都出现重影,但他始终没看戴士一眼,戴士也没来劝他。

    他依稀印象张潇去卫生间的时候路过他跟前,看着他面前的摆满的酒瓶子吓了一跳,弯腰扶着他的肩膀,好像很关切地跟他说了点什么,后面的事情他就全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再醒来就到了这里。


    其实把韩潇扛到这里来并不是一件特别费劲的事。一方面是韩潇体重轻,一个人也能轻易扛得动,另一方面是他们这伙人聚在北京喝酒唱k,戴士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韩潇北京的家怎么走的人,韩潇醉成这样,由戴士送回家简直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但是戴士把韩潇半搂半抱扛到出租车后座之后,看了这个人半晌,鬼使神差地报了另一个地址——那是一套买在北京市郊的独栋小别墅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虽然本意是买来住的,但戴士确实也没来过几次,他很意外衣柜里居然还有还没拆封的床上用品。

    大概是女朋友买的吧。

    戴士看着衣柜里那两套男女款情侣睡袍和床头柜抽屉里的避孕套,得出如上结论。

    也许想着某一天会过来这里住一住,顺带欢度春宵?

    这么浪漫的吗?

    戴士整理好床褥,把烂醉的韩潇从楼下沙发上捞起来,扔到床上。期间韩潇就像没有骨头似的,整个人依附在他身上,随他折腾,湿漉漉的酒气扑在他颈窝上,撩拨得他内心一片荡漾。

    以前还读书的时候,韩潇跟着他鬼混,有一天忽然问他,“歪哥,如果你喜欢的人喝醉了躺在你面前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言简意赅,“上啊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韩潇显然是高估了他的道德水平,啧了一声,“那她醒来之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戴士看着他笑了,“就说大家酒后乱性呗。”

    酒后乱性是不存在的,因为男性在醉酒时无法勃起。

    所以戴士知道韩潇是真的醉了,那么后面发生的那些事,算起来就是强奸。但是现在让他再做一次选择,他也还是会把韩潇上了——他太渴望得到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难解释他接下来做出来的更疯狂行径——既然已经跨出了不可挽回的那一步,为什么不做得彻底一点呢?

    戴士摸到原本就插在门把上的钥匙,恶向胆边生。

    他承认自己当时是魔怔了,但是他脑子里其实只有一个画面,那就是刚才韩潇醉醺醺地眯着眼把头歪在一边,配合着他的节奏发出微不可闻的呻吟声,胸膛急促地一起一伏,赤裸地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他想永远拥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戴士在房门口伫立了足有三分钟,最终狠下了心,转动钥匙,房门“咔”地一声被人从外面反锁上。

    韩潇一向喜欢逃避,这些他都知道。即使他追着他把话说清楚了,韩潇也还是在躲,韩潇总是有数不清的顾虑。他甚至不敢确定韩潇是不是喜欢他,因为韩潇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对他很好的男性友人,而且这家伙这么招女粉丝喜欢,也许是个钢铁直男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戴士很久以前就想过,那就干脆就把他永远关在身边,让他永远只能看着自己,再也无处可逃好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把脑了好久的监禁play发出来,总觉得有点羞耻x

没想到罗里吧嗦的光介绍背景就写了这么多


讲道理韩潇要是不声不响地鸽一天,直播间的水友早就炸了,淘宝女粉已经罢工造反了

所以要悄无声息地让韩潇失踪大概很难…


希望太太们喜欢啦


另:诚招司机。

    

评论(14)

热度(35)